秉烈资讯 >>军事 >>必发指数在竞彩|行走在大宋的江湖世界里 第三卷(一)

必发指数在竞彩|行走在大宋的江湖世界里 第三卷(一)

来源: 秉烈资讯
更新时间: 2020-01-10 17:15:07

必发指数在竞彩|行走在大宋的江湖世界里 第三卷(一)

必发指数在竞彩,第三卷 第一章 流水无情梦成空,郎才女貌心相悦(上) 

却说穆神奇一连几天都见不着杨诺鹏,百无聊赖,这日在闹市寻了一处地方,挂了一对条幅,横写神奇大侠,竖着是一副对联:医术精湛誉九州,琼花神药美名留。面前摆了一堆瓶瓶罐罐,像江湖郎中一样叫卖得很是欢实。

人群中有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慢悠悠的走过来,用胆怯的声音问道:“这位小兄弟,我最近总是胸口疼,烦请你给我看看是怎么了?”穆神奇摇头晃脑道:“你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把脉。”然后他又看看老者的舌头道:“你最近可有全身忽冷忽热的症状?”老者点头道:“有,有,非常厉害呢。”

穆神奇又见他颧颊紫红,知他乃是久病迁延不愈,便道:“这就对了,你是心痹,乃风寒湿热等邪侵及形体,阻痹经气,复感于邪,内舍于心,久之损伤心气脉络,心脉运行失畅所致。心乃脏腑之首,且你久病拖延,若想康复需得好好休息,最少需吃半年的药调理一下才是。”

老者摇头叹息道:“哎,如今糊口都难,哪吃得起药?大夫,我还能扛得住,这病不大要紧吧?”穆神奇看他可怜,掏出两锭银元宝道:“我给你开个方子,这两锭银子是送你的看病钱,回家好好养着吧,你病的已经很严重了,一定要休息好,再吃半年的药才行,切记。”老者闻言“咚”的一声跪了下来,泣声道:“儿子都嫌我累他,没想到今日遇到了贵人......”

穆神奇觉得这人怎能轻易给人下跪?不就是两锭银子吗?不耐烦道:“你赶紧抓药去吧。”那老者千恩万谢的去了。就这样过了几天,来到穆神奇摊子前的人慢慢的多了起来,竟还排起了长队,既有穷苦之人,也有装病骗银子的无赖之徒,穆神奇心知他们冲着自己的钱袋子而来,胡乱应付了一通,遇有真正贫苦可怜的方赠与三五两碎银子买药吃。

这时有几个地痞无赖嬉皮笑脸的走过来,穆神奇心想:真正的大买卖来了。无赖走近了见穆神奇年纪轻轻,更觉得好欺负,张狂道:“不懂规矩怎么的,在小爷的宝地上做生意,也不知道孝敬孝敬老子?”穆神奇翻身一跃便将几人踢倒在地,大笑道:“就这点本事,给我装孙子还嫌次呢,哈哈。”说着一脚踩在一个人的后背道:“说,是不是有人指使你们来捣乱?”

那人嘴倒是很硬,咬紧牙关不肯开口,穆神奇望了人群中一名肥胖短粗的男子匆匆离去的背影,飞身将那男子擒下,那几名无赖见状要逃走,穆神奇抓起几个小瓶子投掷过去,眨眼之间那几个人就动弹不得了,穆神奇调皮一笑,问道:“你为什么指使他们给我捣乱?”那人心知穆神奇神通广大,忙求饶道:“小人眼拙,不小心冲撞了您,您大人大量,高抬贵手放了小的吧。”

穆神奇狠狠点住他的檀中穴,故作阴险道:“你可听说过我神奇大侠的名头?为什么故意和我作对?”那人已吓得浑身哆嗦,颤抖道:“就是......嫌你抢了我的生意......”穆神奇气道:“真是奸险的小人。”边说边在他的胸脯上连踢了十几脚,那人承受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这时一名白衣女子出手拦住穆神奇道:“你怎这般欺人?”穆神奇抬头见一名十八九岁的女子杏目圆瞪,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只见那女子乌黑的秀发垂直而下,肤若凝脂,玉颊樱唇,双目湛湛有神,容色绝丽。穆神奇笑道:“美人姐姐莫生气,你若陪我吃杯酒去,本少爷就放了这仗势欺人的东西。”

白衣女子怒道:“无赖,看招。”说完便杀气腾腾的奔将过来,穆神奇打算逗她玩玩,拔腿便跑,谁知与迎面而来的青年男子撞个满怀。他正欲发怒,抬头一看,惊讶的张大嘴巴道:“杨诺鹏,我终于找到你了!”杨诺鹏似曾相识的看着他,道:“你是......”穆神奇重重的推了他一把,赌气背过身道:“我是小城啊,你是不是把我忘了?”

杨诺鹏回过神来,高兴道:“小城?你怎么打扮成这个鬼样子?”穆神奇看了一下自己的装束,笑道:“你不觉得我很帅气吗?”原来穆神奇就是小城,大名穆倾城,有了三年前的教训,他这次下山一直都是女扮男装,并把自己涂的黑丑了些。

这时白衣女子过来道:“鹏哥,他是谁啊?”杨诺鹏拉住穆神奇笑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穆神奇听到白衣女子叫他鹏哥,知道二人关系非同寻常,心下恼怒,因此挣脱杨诺鹏的手大声嚷嚷道:“我不需要你给我介绍,我是你的未婚妻,你嫌我丑陋,移情别恋了。”说着找了一处台阶坐下呜呜的哭了起来,因她的声音很大,引得许多路人旁观,这时围观的人才知道他是女的。

白衣女子闻此言,大惊失色道:“杨诺鹏,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杨诺鹏想起三年前小城走的时候的确对他说过,要回来给他做媳妇的,可是那个时候她才十一二岁啊,说的话怎么能当真呢?再说自己又没答应她,谁知道这孩子到现在竟然还记得这茬?他有点百口莫辩的感觉,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

那白衣女子冷冷道:“想不到你也是个喜新厌旧的薄情之人。”杨诺鹏忽然想起自己曾和白冰提过小城的事,便道:“她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小城,我们认识时她只是十一岁的小孩子而已。”穆神奇纠正道:“胡说,是十一岁零两个月。”杨诺鹏无奈道:“好,十一岁零两个月。”白冰看了穆神奇一眼,道:“既然你们早就认识了,你快过去把她哄好了吧,我去前面那个客栈落脚。”

杨诺鹏本想跟过去,但看小城那副不死不休的样子,只好过去安慰道:“好了,别哭了,再哭脸就成花猫了。”穆神奇伤心的问道:“你是不是变心了?”杨诺鹏无奈道:“当初是我不对,怕伤到你,没跟你讲清楚,我是一直把你当亲妹妹看待的。”穆神奇不听还好,一听更来劲了:“骗子,为什么当初不跟我说清楚?是你给了我希望,又让我陷入绝望,我恨你,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穆神奇说完就推开杨诺鹏,拨开众人,头也不回的跑开了,她三年来一直憧憬着再相见是怎样一副情景,向往着重逢后的美好与甜蜜,却没想到等来的却是杨诺鹏轻描淡写的一句:我一直当你是亲妹妹!原来幻想中的美丽相遇竟是如此狼狈的匆匆收场。

却说杨诺鹏和白冰在洪福客栈用了晚餐,送了白冰上楼,欲言又止道:“冰儿......”白冰回眸道:“什么事?”杨诺鹏吞吞吐吐道:“难道没有要问我的话吗?”白冰淡然一笑:“你想要跟我说的自然会说,不想说的,我问又有什么用呢?”杨诺鹏道:“我们出去走走吧。”白冰点头道:“好。”

杨诺鹏将与小城相识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白冰。白冰摇头道:“你让她心存了幻想,以为是保护她,恐怕会将她伤的更深。”杨诺鹏道:“当时我八岁的小妹妹刚因病过世不久,她不但活泼可爱,且刁蛮任性,颇似我的小妹,因此我将对小妹的爱几乎全部转移到了她身上,甚至为了她不惜多次以身犯险,可能因为这样才会让她对我产生依恋,但我以为童言无忌,过个一年半载她就会忘记这份情愫,没想到却因此伤害了她。”

白冰想了想道:“以前的事,多说无益。鹏哥,你的为人我自然是信得过的,只是你还是多想想怎么处理这件事吧,小城心地单纯,我也不想她因为你难过。”杨诺鹏也感觉上头,他不想伤害小城,可是又不知道如何才能不伤害她。

*作者:洛轻尘,鱼羊秘史签约作者。

  • 上一篇:人保精选C基金最新净值跌幅达1.90%
  • 下一篇:“Tour de 东北”骑行活动在日本宫城举行 运动
  • Copyright 2018-2019 dmoz1.com 秉烈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