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烈资讯 >>社会 >>和有趣的灵魂对话——访齐鲁晚报《世界周刊·人物》编译王晓莹

和有趣的灵魂对话——访齐鲁晚报《世界周刊·人物》编译王晓莹

来源: 秉烈资讯
更新时间: 2019-10-22 04:29:12

媒体人员简介:

王小鹰:2014年加入齐鲁晚报,担任记者和编辑。毕业于山东大学,致力于翻译。

问:《世界人物周刊》的页面(或专栏)是什么时候建立的?该机构的想法(或目的、动机)是什么?

答:本专栏应该在2012年或2013年设立。我于2014年7月加入该报。当时有一个专栏,主要由张文(齐鲁晚报记者兼编辑)主持。

2014年底,我开始尝试帮助国际部翻译一些文章,但当时我还是个新手,在发表在报纸上之前被张文修改编辑过。2015年6月我调到国际部后,我开始真正接触并负责这个栏目。

问:到目前为止,自《人物》页面(或专栏)建立以来,已经连续出版了多少期?有多少人物报道被配音了?

我不能给出确切的数字。已经过了好几年了,再数一遍是不现实的。我只能粗略估计一下。

一年有52周,不包括元旦、假期和其他非写作情况。根据一年中每周40周和1至2篇文章的频率,我从2015年开始联系已经有4年了。发表文章的数量应超过150篇。我参与撰写的文章的粗略估计是200-300篇。

问:人的论文选集的来源?请列出。需要做什么样的筛选工作?哪些国家是翻译作品的大多数?

答:捐款通常有两个来源。

首先,从外国媒体编辑的新闻主要是英文。有时王雨也写一些日本人物,也有一些事情发生在非英语国家,但被翻译成英语。

第二是整合公共信息,如外国媒体报道和其他与最近新闻热点相关或最近受到更多关注的新闻人物。在筛选过程中,需要搜索和阅读大量的第一手报告,并选择可用的内容,一般包括人物的一生、个人经历、外部评价等。

翻译主要集中在英国和美国。还有来自德国和法国的报道(翻译成英语后,如新翻译的《德国老太太从政一百年》)。甚至有来自一些东南亚国家的报道(如前一篇文章,关于马来西亚最年轻的部长和一对新加坡夫妇建立一家外国滑雪公司)。王雨也将写一些关于日本人物的文章。

问:人们的翻译有什么标准吗?如果是,标准是什么?

答:有一定的标准。每周,各部门开会讨论话题。在我看来,有以下标准:

首先,人物有故事,情节曲折或者感人或者让人有所感触。

例如,2015年,我写了一篇题为“我的孩子怎么会这么黑?”“这是一个相当曲折的故事,一对白人夫妇抱错了孩子,母亲终于发现这不是一个可以挽回的故事。

另一个例子是去年的“活到104岁,他选择安乐死”,讲述了一位104岁的澳大利亚教授去欧洲选择安乐死的故事。虽然它不是那么“积极的能量”,但它引发了思考:当一个人健康但感到生活是一种痛苦时,他能自由选择死亡的权利吗?

第二,如前一个问题所述,人物与最新的新闻热点有关,或者最近出现在新闻中的人物更具争议性或趣味性,包括当前的政治和故事。

在最近写的《她艰难地驶进意大利港口让几十名难民上岸》中的德国女船长,被特朗普攻击的索马里女参议员:“我是总统的噩梦”,去年的《是这个男人,经营特朗普的推特》中的索马里女参议员,等等。

第三,角色所做的是令人耳目一新,或者提供一些新颖的生活方式。

例如,2017年,一篇题为《环游世界17年,他们计划回家》的文章讲述了一对夫妇环游世界17年,在旅行中生下孩子的故事。前几天的《盲人教师芬克和她的老学生》讲述了盲人教师教一群老人写回忆录的故事。还有2017年写的关于80岁的日本祖母学习编程的故事。

问:作为一名编辑,你对自己与翻译中这些角色的关系(面试关系)有什么看法?还是朋友?你有情感投入吗?

写故事时,我还是喜欢感受故事中的人物,跟着他们哭着笑着。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在2016年写了一篇文章,“长大后我就是你”,讲述了那些在9月11日15周年纪念后失去父母的孩子的生活。我们人物手稿的版面通常是两篇文章,那天的版面很少是一整页。最初的报道来自cnn,采访了近10名在9月11日失去父母的孩子。不幸的是,即使是整页也只能包含6个孩子的故事。他们中的一些人在父亲(母亲)去世时只有12岁,其他人是遗腹子,几乎所有人在对父亲(母亲)有任何印象之前就失去了父亲(母亲)。

Cnn小心翼翼地将孩子们成长过程中的照片和他们死前父亲(母亲)的照片进行匹配。不看文字,只看照片,情感禁不住涌动起来——孩子们看起来都太像死去的父亲(母亲),有些几乎完全一样。这也是为什么我开始写标题“我长大后会成为你”。然而,令人难过的是,他们的父亲(母亲)没有机会看到他们的孩子长大。当我进一步读这个故事时,我真的流泪了。这些孩子仍在十几岁和二十多岁。他们也不是作家。他们可能没有学会如何写得更感人,但是当他们想念父母时,他们所表现出的情感是感人的。

例如,一个遗腹子说,我从未感觉到父亲的存在。有时我会想,“如果他在这里会发生什么?”而不是“他为什么不在这里?”另一个女孩大一点。她父亲去世时,她才16岁。她说她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原谅自己,因为在他死前我和他意见不一。我希望那时我们已经顺利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并且在我们最后一次分手的时候能互相说几句好话。如果这能实现,我愿意用我的余生来交换它。真的,我哭了,翻译了那个女孩的话。

但是,当操作偏向当前政治的人时,他们通常会把自己放在采访的角色中,因为这样的人需要从相对客观的角度和多方面寻找素材,而且他们的素材大多来自于相关的当前政治新闻,所以不可能也不合适把太多的主观情感放在他们身上,因此他们会更加偏向理性。

问:除了《齐鲁晚报》,你还知道哪些报纸有类似的原文翻译?你认为译文可以归入“原文”一类吗?

首先,我不读太多的报纸,目前我对都市报纸也不太了解。参考新闻中的一些翻译将是我探索主题的材料,但它们似乎也很少直接编辑关于人的文章。其余的我不知道。我很惭愧。

我把翻译定义为“半原创”。毕竟,翻译是有要素的,但不能完全说没有原创。在编译过程中,我有自己的方法。在所有的文字草稿中,只有少数直接从英文翻译成中文(即使有,也不可能完全按照英文模式和段落顺序翻译,但需要按照中文逻辑进行拆分和重组,至少需要经过翻译后重组的过程。)

手稿的大部分原材料来自许多不同的来源,包括新闻报道和人物传记。在阅读了许多材料之后,选择有用的部分并把它们整合起来并不容易。这也比直接写作需要更多的能量。例如,我最近写了《五个印度女人推动‘立即离婚’成为历史》。这些材料包括英国媒体、印度媒体和国内媒体关于“立即离婚”的报道。

翻译和整合实际上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所以我认为如果它不是原创的,它也会破坏作者的个人努力,所以“半原创”可能更合适。

问:翻译过程中有哪些困难?或感情(幸福、困惑等)。)?

答:事实上,翻译过程中的困难是我在研究生院学习时经历的,那就是“意义无法用语言解释”的感觉。有时候我觉得英文版太微妙了,但是翻译成中文似乎就失去了那种意义(事实上,反之亦然,很多中国经典作品很难被世界所认可,原因之一可能就是这样)。然而,翻译必须尽可能多,不允许免费翻译。最低的选择是清楚地表达意思。然而,对于编译来说,清晰地表达其含义可能已经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个人感到的另一个困难是,经过长时间的翻译后,风格更难创新,这也是我现在正在经历的。我想我编写的角色草稿有可能一目了然。有时我会请山东大学的实习生或大三学生来帮我,但当我用手完成编辑后,我的风格会偏向于我个人的写作习惯。

也许这不是一件坏事,但我个人觉得,经过长时间这样的写作,我不可避免地会感到缺乏激情。似乎已经有了写作的常规,很难突破个人思维模式。我最大的缺点是我读得太少,吸收得不够。当我出口它时,我感到很辛苦。我希望我将来能更加努力地突破我个人的写作和翻译风格。

问:在当前印刷媒体发展困难的背景下,你对你目前的工作有何看法?

答:就我个人而言,我目前正经历困惑,这种困惑从我开始职业生涯以来就没有消除过。我毕业于山东外语大学口译专业。作为一名大学生,我已经学了四年英语和翻译,作为一名研究生,我已经学了两年。虽然我在目前的工作中也能使用英语,但我总是感到有点遗憾。说实话,我的写作能力很一般。吉祥老师(齐鲁晚报文化副刊中心主编)曾经告诉我,我的写作不如翻译的好,这也可以说明这一点。

目前,报社的新趋势是更加重视客户,更加重视对时间敏感的稿件,这与我目前经营的文字稿件的要求有些矛盾。目前,还在努力调整这些措施。现在这份工作给我带来了成就感,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通过编辑带给我的。编辑好手稿比制作好的版本和好的采访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多年的英语学习经验,我更喜欢用我的专业来创造价值。

问:你有没有想过“人”一栏可以重新打包成一个内容启动项目(例如新媒体推广)?

答:我经常关注微信公众号,它叫做“英国的东西”。他们也有微博,这是手稿编辑和新媒体相结合的一个很好的例子。起初,《英国的事情》是从翻译英国轶事、人物、皇家趣闻等开始的。现在他们也在做这些事情。然而,两年前,他们开始使用许多粉丝和关注点制作“物有所值”,这是一家购买英国商品的微信商城。然而,他们有天然的优势,他们的团队在英国。此外,他们最初的写作风格是非常新的媒体导向,更口语化和务实,有大量的插图。像我们这样长期在传统媒体上写作的人暂时无法真正了解他人的风格。我非常钦佩他们。恐怕很难超越他们,因为他们面前有珍珠和翡翠,但我仍然希望在当前向新媒体的过渡中尝试一些与视频、直播等方法相结合的可能性。

问:请谈谈你对记者或编辑工作(角色)的理解。或者本专栏还有其他想法可以添加。

如前所述,这个栏目已经逐渐成熟。但是,仍然存在写作风格固化、缺乏激情、选题困难等问题。最近,选择一个话题的难度特别大,因为像那些“小说”这样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得不那么新奇了。例如,人们最初认为环游世界是非常强大的,但是他们写了许多关于相似主题的文章。如果他们看到谁环游了世界,他们会自动过滤掉。然而,老年人学习编程和前面提到的老年人政治实际上是老年人和强者的故事。虽然总会有新闻,但如何更好地找到话题和探索新闻,包括拓展话题的视角,是现在困扰我的问题。在选题过程中,我们也会一起思考和讨论。

问:请谈谈你的阅读和写作爱好(一切都很好)。

可耻的是,我现在真的很少看书,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我怀孕的时候也读书。那时,我读完了《巨人的陨落》,很少读英国作家写的书。然而,这本书构思很好。它在书中交叉叙述了个人的命运、故事和历史。读完之后,我有一种激动的感觉。这是王雨推荐的,后来我推荐给几个人。

我最喜欢的书应该是《红楼梦》。我喜欢在高中读它。我断断续续地读了三四遍。最近,我在电子书上读到了智延斋的《石头记》。对于不同的年龄和不同的州,这种经历确实是不同的。

当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我们比较了几个版本的《红楼梦》译本。不同译者的翻译水平确实不同,而且很明显,但即使是最好的翻译也不能翻译《红楼梦》的精髓。恐怕一句“充满荒谬的话和苦涩的眼泪”的话是外国人无法理解的,不管他们多么努力。

另一件事是我喜欢读日语书籍。东野圭吾和村上春树读了更多。另外,我认识我丈夫,因为我们都喜欢日本文学。也许是因为日本人的思维和写作方式(也许译者的翻译方法,如村上春树的“帝国翻译家”林华少)与中国有许多相似之处。

有趣的是,虽然我学习英语,但我不喜欢阅读欧美文学,可能是因为我仍然是一个有东方思维模式的人。也有可能与译者有关。一些英国和美国作家可以把他们写的书翻一番,看看是否翻译得好。如果音译很重,人们很难读懂。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我很高兴我来自莫言的家乡高密),有人说他的小说在西方国家很有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译者翻译得好。事实上,这种说法是合理的。不管原始语言写得多好,如果它被翻译成另一种枯燥无味的语言,而且单词没有达到意思,其他国家的人将无法理解它。这是我当时选择学习翻译的原因之一。如果我能把一种语言“信、达、雅”翻译成另一种语言,那真是一件美好而又令人满足的事情。

回答这个问题也让我反思自己。我真的读得太少了。进入报社后,我显然发现我的写作非常糟糕,比许多同事差得多。与我钦佩的那些同事相比,他们之间最大的区别是我读得更少。正如我前面提到的,写作是一个持续输出的过程,但是没有人能一直忍受它。总是有输入,我的输入不够是个大问题。将来,我仍然需要腾出更多的时间,读书,为自己补充血液。只有这样,我才能做得更好,这对我自己也很好。

这篇文章的内容是由第一作者发表的,并不代表齐鲁的立场。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

  • 上一篇:厨师长分享番茄鱼做法,从杀鱼到炖汤全程讲解,鱼片滑嫩
  • 下一篇:赵丽娜发博庆贺28岁生日:感恩遇见,感恩被爱
  • Copyright 2018-2019 dmoz1.com 秉烈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