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烈资讯 >>社会 >>平台出租|莆田第一股众和股份老板被抓、债务缠身摘牌(附教训)

平台出租|莆田第一股众和股份老板被抓、债务缠身摘牌(附教训)

来源: 秉烈资讯
更新时间: 2020-01-10 15:49:56

平台出租|莆田第一股众和股份老板被抓、债务缠身摘牌(附教训)

平台出租,高光一时的“莆田第一股”要摘牌了!为何难逃“人仰马翻”命运?

荣耀一身的众和股份,终于在落寞中走向毁灭之途。

老板被抓、债务缠身,曾经高光一时的“莆田第一股”众合股份,为何走到这一地步,教训极为深刻!

“众和退”再发摘牌风险提示

众合股份《关于公司股票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的 第三次风险提示公告》

6月10日,众和退(002070)再次发出《关于公司股票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的第三次风险提示公告》。公告称,公司股票已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上市,将在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公告表示,公司股票于2019年5月27日进入退市整理期,在退市整理期交易30个交易日后公司股票将被摘牌。敬请投资者审慎投资,注意风险。

“众和退”,也就是福建“众合股份”,曾是一家集纺织、印染的开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棉休闲服装面料供应企业,曾是行业内的领军企业之一。未出事前,该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许建成,曾戴着“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 福建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 福建省重合同守信用企业协会副会长等耀眼的光环。

2017年,*ST众和,成为A股市场年度最悲催的个股。在当年11月3日-30日的交易日里,*ST众和的K线走势图,犹如银河落九天,连打18个跌停板,用一个惨字,创下当时A股史上最长跌停记录。

众和股份创始人许金和(左二)与其子许建成(右一)

今年1月,众和公告称,2018年度预亏4至6亿,且主营业务全面停工,公司将迎来业绩四连亏。随后,众和又公告称,公司存在被终止上市风险,由于债务缠身,公司期末净资产已为负值。其中,该公司公告中表示,“主营业务无明显好转,人民法院尚未受理债权人提出的重整申请。”

事实上,众合股份曾是一家质地尚还不错的上市公司。2006年10月,众和股份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是福建莆田第一只在A股上市企业,被誉为“莆田第一股”。

上市之后,尽管其现金分红状态一般(注:仅于2007年、2012年两次有二次现金分红),不过,众和股份也曾六次以资本公积金增股。不过,自2014年起,“莆田第一股”众和股份已是疲态显现,此后又陷入连年亏损的泥沼之中。

原主营业务棉休闲服装面料经营不力的情况下,二代掌舵的众和股份,开始朝多元化进军,其中,转型新能源的锂电池材料行业曾备受市场关注。

本以为踩上了“风口”,未料却是一个让自己万劫不复的困地。2017年5月3日,众和股份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 船迟又遇打头风”,这一年的上半年,家族二代接班人、80后董事长许建成,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捕。

福建众和

2019年5月17日,深圳证券交易所作出决定,众和股份公司股票终止上市。

据公司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众和股份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11.03亿元,较上年末下滑107.09%;负债合计26.62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189.77万元,较上年末减少161.43%。

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后,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公司已聘请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为代办机构,委托其提供股份转让服务,并授权其办理证券交易所市场登记结算系统股份退出登记,办理股票重新确认及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股份登记结算等事宜。

今年4 月 29日的第六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相关议案归结的亏损主要原因有:一、金鑫矿业未能复工;二、受纺织印染板块多年持续亏损、流动资金极度紧缺等因素影响,公司面临十分严重的经营危机及债务危机。银行及各融资逾期未能归还,适用贷款合同违约利率,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三、纺织印染板块业务全面停工,占用资产额较大且未能及时盘活回笼资金、应收款及存货计提大额减值等因素影响;四、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的对外担保 24,259.29 万元,进行追偿测试后全部计提预计负债,2018 年度计提额为 8,461.82 万元。

莆田“阿和”染布传奇为何无法续写?

莆田月塘乡坂尾崇福寺

众和股份的一代创始人许金和,生于1958年,今年61岁。他的祖籍,是福建莆田秀屿的月塘乡。

在许金和未发迹之前,月塘的街坊邻居,都喜欢喊身为许家兄弟中老大的许金和,叫“阿和”。许家人丁兴旺,许金和一共有6个兄弟姐妹。

十几岁的“阿和”,作为家中的大哥,早早出来做事,帮着父母养家糊口。他曾在村里卖过豆浆,也曾跟着他的莆田老乡,跑到外地做木料生意,在他打工生涯中,“东家”是换了一个又一家。

“阿和”人生轨迹的转折点,同他在染坊做学徒的经历有关。

当年,莆田秀屿月塘乡下塘村曾有一家染坊,做的生意,就是把旧布染成好看的新布。做学徒的“阿和”,每天骑着一辆二手自行车,每走村串巷“收废品”,收揽旧布料、旧蚊帐。不过,由于染坊经营惨淡,许金和能拿到的薪水,经常没有着落。

众和股份创始人许金和(左)

众和,起初只是一家作坊式印染工厂。1987年,28岁的许金和,决心自主创业办染厂。

他的起家资金,除5万元是来自民间借贷之外,也有一部分是靠银行贷款。老实巴交的父亲,曾劝大儿子说:“阿和,生意做不好是要坐牢的!”

许金和早年创办的工厂,名称是“莆田市民政福利印染厂”。冠以“民政”二字,与相关政策规定有关,当时规定,若工厂45名工人中有一半是残疾人,除了劳资较低外,还可享受免税、补贴等政策性福利。

单是靠翻旧染新的“老行当”,莆田人许金和肯定是发不了财的。印染厂,给他带来滚滚财富,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莆田“鞋城”崛起有关。当时的福建,主政者是莆田人,他提出,厦门、福州是福建“龙头”,福厦中段的莆田,是一颗“明珠”,应给予重点支持,这就是“双龙戏珠”历史。

大战略政策主导下,莆田鞋革产业得以迅猛发展,成为耐克、阿迪达斯等国际知名品牌集中“代工基地”,“中国鞋类出口基地”。 充分利用“鞋城”莆田及周边晋江鞋革业的发展契机,许金和的印染企业也不断壮大,迅速介入服装面料、印染等领域,挖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成功的人,都是善于借力使力、懂得“四两拨千斤”,善于以小博大、以弱胜强的人。

1993年,许金和与当时福建最大的印染企业“厦门华纶印染”, 合资组建了莆田华纶福利印染有限公司。不过,2018年度福建法院列出的十大重大典型诉讼案件和十大执行案件中,与众和股份有关系的“厦门华纶印染有限公司系列执行案”在这一名单之中。

厦门华纶印染是福建省大型印染企业之一,2018年初,因经营不善,公司停止生产经营,工人及债权人纷纷诉至法院。

资料显示,仅厦门集美法院受理的以华纶公司及其母公司福建众和股份、子公司福建众和营销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就多达44件,申请执行标的本金达3006万余元,其中,涉及工人有38件348人,共拖欠劳动报酬1772万余元。

遗憾的是,厦门华纶印染,曾是厦门原杏林台商投资区的一家“老牌”企业,甚至还可以说,它也是许金和从事印染的“老师”,但最后“老师”却被“学生”吞下了。

厦门华纶印染

双方合资后,华纶印染引进了一条现代化生产线,从设备、技术、人才,均来源于厦门华纶。日后,许金和用起了“学生”打败“老师”心思,起初,他以参股等方式,慢慢启动了并购之路。2005年,拍卖锤子落下,许金和以8123万元拍卖价,一举拿下了华纶印染所有的股权。

2000年,原华纶印染,改名为福建众和集团,2006年10月,众和股份在深交所成功挂牌上市,被誉为“莆田第一股”。

众和董事长兼总裁许建成

一代会老,二代当立,公司上市后,一代掌门人许金和着手布局二代接班大计。

2011年,许金和卸任众和董事长,由其儿子许建成接任。许建成,生于1980年,任众和股份总经理一职,他年才28岁,是当时福建上市企业中最年轻的高管,接棒父亲的董事长宝座时,许建成仅31岁。

“退居二线”的许金和,曾对自己的分家经历沾沾自喜、非常自豪。

许金和说,希望集团刘永好的家产分了三年,剪不断理还乱,闹到省领导那边都没法解决,自己分家产,二个小时就分好了。

“二小时分家”到底是怎么样?过程很简单,他开了一个家族会议,除许金和一家人之外,还有他的两位父母、5个兄弟姐妹,“每个500万元现金,两个小时就全搞定了。”

事实上,许金和所谓的“分家”,仅仅是其家族财富内部一次现金分配而已,与刘永好的兄弟分产,还是有一些不同。2009年后,进入股市全流通时代,而众和股份限售股解禁后,前4大股东全是许氏家族成员。依股权比例排名,分别是董事长许金和、总经理许建成、家族控股企业“福建君合集团”、以及许金和的弟弟许木林。按当时股价计算,许金和、许建成父子,还有其弟弟许木林三人身价,均在10亿元之上。

众和股份

360老板周鸿炜曾说:“不论一个创业者有多伟大的梦想,他都不能违背一些商业规律,绝大多数企业不是死于饥饿,而是死于欲望。”拿这句话,放到众和股份二代掌门人许建成身上,最合适不过!

2017年5月11日晚,当时*ST众和公告称,因涉嫌合同诈骗罪,公司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裁于3月20日被四川阿坝州警方逮捕。《证券时报》相关文章曾指出,许建成的囚笼之殃,疑卷入其通过体外公司(厦门国石投资)收购四川闽锋锂业股权出生的利益纠纷有关。

短短几个月后,坏消息接踵而至:华纶印染待售、重组未成,银行及债务人诉讼不断、高管连续辞职等,*ST众和陷入“保壳”生死时速。地狱之门,多是鲜花铺就的。令众合二代掌门人许建成陷入“生死劫”的,只因锂业转型的失败,或是另有他因?

众和,曾被媒体怀疑与部分信托公司有“猫腻”,一方面,股价曾是“妖气十足”,另一方面,借道信托,以新债抵旧债,甚至是借钱渠道无所不用。2015年初,众合实际控制人许金和、许建成父子,因逾2亿债务未履行被列入“失信”名单,上了法院黑名单,其在众合的股权悉被冻结。

顺带一提,80后接班人许建成本人,曾读过EMBA,其中有不少借款及信贷,是通过他的EMBA“好同学”牵线搭桥的。

总之,众合股份的家族企业代际传承,算是一起典型的失败案例。极大的逐利性、投机性、加上随意性企业行为,让“莆田第一股”深陷债务泥沼、一落千丈。年轻二代接班时,由于管治企业的成熟度欠佳,加上应对外部复杂环境的处置能力较弱,投机味道过分浓厚,一着不慎、全盘皆输,一代创始人辛苦打拼几十年的企业,难逃“人仰马翻”命运!

  • 上一篇:技术惊人,非洲小伙蒙眼拆发动机,网友:又想骗我去蓝翔
  • 下一篇:5岁男童医院走失 公交司机帮他找妈妈
  • Copyright 2018-2019 dmoz1.com 秉烈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