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烈资讯 >>娱乐 >>褪去隐喻:疾病叙事的娱乐化——以《忘不了餐厅》为例

褪去隐喻:疾病叙事的娱乐化——以《忘不了餐厅》为例

来源: 秉烈资讯
更新时间: 2019-11-06 10:12:12

资料来源:视听,第10期,2019年

在疾病叙事逐渐延伸到社会科学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疾病开始凸显其隐喻。尽管疾病隐喻具有修辞和认知功能,但它们对疾病的过度解读不仅扭曲了人们对疾病本身的科学认知,也导致了严重的疾病“污名”。以“永不忘记餐厅”为代表的网络综艺节目摆脱了疾病的隐喻,以娱乐的方式表达疾病叙事。这不仅是大众传媒的责任和义务,也是疾病叙事理性表达的尝试和探索。

2019年4月30日,腾讯视频的在线综艺节目《别忘了餐厅》自播出以来一直深受观众喜爱。作为中国首个关注认知障碍的公共福利项目,它准确地抓住了中国老龄化人口的真正问题——认知障碍。

在这个节目中,大量的疾病描述被用来显示认知障碍人群的生活和工作状况。不同于传统的疾病叙事,它摆脱了疾病的隐喻,并通过娱乐将疾病本身传播给观众。认知障碍的边缘群体不会被注意和误解,他们将会重新引起广大受众的注意。这不仅有助于减轻患者及其家人的心理压力,也有助于提高公众对认知障碍疾病的认识,改善公众对认知障碍患者的态度。

一、疾病叙述的净化和名词化

(一)疾病叙事的隐喻

“疾病”一词最早起源于医学领域,是生理状态的表征。在人们对疾病的描述或陈述中,疾病叙事(2)逐渐形成。文学作品中对疾病的描述或陈述大多是广义上的疾病叙事。它们经常出现是因为需要表达疾病的痛苦,获得身心治疗,并把文学和医学结合起来。作家经常依靠人物的生理或心理疾病来反映整个社会的“病态”。因此,文学作品中的疾病往往不是简单的生理现象,疾病叙事不再是“疾病描述”的本义,而是被作者赋予了深刻的内涵。例如,鲁迅《医学》中的“消费”,贾平凹《古炉》中的“疥疮”,郁达夫《毁灭》中的“抑郁”,都是作者在疾病叙事中对社会“疾病”的深层思考。在疾病叙事逐渐延伸到社会科学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疾病开始在文学艺术中表现出隐喻性。

(二)“去污名”的隐喻

隐喻是对事物的一个接一个的命名,具有修辞和认知功能。疾病叙述的隐喻也是如此。文学中的疾病叙事不仅可以修改作品,而且为人们认识疾病提供了一种途径。然而,隐喻使疾病形象陌生化,深化了疾病的内涵。这种过度解读不仅扭曲了人们对疾病本身的科学认知,而且导致了疾病的严重“污名化”现象,成为对疾病的非理性反应。

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是第一个“净化”疾病隐喻的人。她认为对疾病隐喻的过度解读经常会导致排斥和恐惧,甚至延误疾病的正确治疗。在《疾病的隐喻》一书中,她探讨了疾病叙述对疾病的修饰和隐喻效应,希望通过这样做来恢复疾病的自然属性。

自从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的《疾病的隐喻》问世以来,许多学者和作家已经开始认识到疾病隐喻的本质及其扩散的负面影响,并对其进行猛烈的批判,以“净化”疾病隐喻。媒体作为传播医学素养的重要渠道,不仅表达了疾病的客观表象和隐喻,而且探索了疾病叙事的理性表达。

二,疾病叙事的娱乐表征

提供娱乐是大众传媒的社会功能之一,它能给人们带来快乐,减轻压力。娱乐作为网络综艺节目的主要特征,是其生存和发展的关键因素。《别忘了餐馆》首次将疾病(认知障碍)作为在线综艺节目的焦点。以病人为主体,以餐馆为载体进行疾病叙事表达,这与目前许多网上综艺节目完全不同。节目中的疾病叙事作为一种娱乐手段,具有鲜明的娱乐性。

(一)符号语言营造轻松氛围

该节目的标题被称为“难忘”,重点是抽象的“遗忘”和“记忆”。“难忘”是一种愿望。病人亲属希望病人不会忘记他们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和见过的人。他们希望病人能尽快康复。节目字幕创造性地将完整的单词淡化成不完整的“难忘的字体”,让观众直观地感受到抽象的“遗忘”过程的存在。程序屏幕使用大量动画元素,例如对患者表情的特殊效果等。,这样观众可以在轻松活泼的气氛中感受到病人的病情。节目音乐用声音渲染气氛,将当时的背景音乐与欢笑或泪水结合起来,营造出一种合适的氛围来激发观众的共鸣和情感认同。

(二)非小说叙事唤起共鸣

节目中的疾病叙述主要是对病人疾病的自我描述或疾病状态的表现。参与该项目的五名认知障碍患者被安排在正常的工作环境中。因此,他们对自己疾病和病情的自我描述是本能的表现。例如,“公主姐姐”忘记了一对母女,她们昨天刚刚服过役,尽管她们跳秧歌跳得很开心。“肖敏叔叔”认不出认识他几十年的老朋友,尽管他们上次见面还不到一年。“蒲公英阿姨”不记得餐馆术语“特色菜”,尽管她努力回忆并反复练习。在这种非虚构的疾病叙事中,病人的状态真实自然地呈现出来,让观众在欢笑和泪水中深刻理解认知障碍。

(三)第三方视角呈现出平衡的叙述

节目中的疾病叙述还包括对其他人的评价,如客人、顾客和家庭成员。他们的评估是从第三方的角度进行的,夹杂着患者的疾病自我描述或疾病状态表现,因此是客观和中肯的。例如,来吃饭的顾客知道他们的母亲患有认知障碍,但不知道如何告诉他们。在“珍珠阿姨”和“蒲公英阿姨”的自我描述和劝说下,顾客的母亲坦率地接受了她生病的事实。患者母亲和女儿的真实感受得到了揭示,对病情和预防措施的评估令人信服。

(四)回归理性叙事,实现节目传播的目的

病人、亲属、客人和顾客在节目中的表达是基于感性、生动和感染力。解读专业医学知识和专业医生的“提示”,从理性的角度出发,使节目对认知障碍相关疾病的解读全面、准确,充分考虑了想进一步了解认知障碍的受众群体和想寻求认知障碍相关健康信息的患者及其亲属。“提示”以提示板的形式简明准确地解释了认知障碍的病因、预防和治疗。节目结尾的专家解说以叙述的形式向观众更全面、更系统地展示了疾病和治疗等认知障碍的相关情况。

第三,疾病叙事的娱乐传播模式

在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中,疾病叙事作为一种表达手段,往往直接服务于主题,而不是表现疾病本身。在人文医学领域,疾病叙述是医嘱、病案或病人自诉书的主要内容。它缺乏艺术手段的加工和创造,不仅传播范围小,而且难以理解。在网上综艺节目《别忘了餐馆》中,疾病是节目的主题,疾病叙事是节目的重要叙事方法。它改变了患者的传统角色,向观众展示了真实、自然、乐观的患者形象。

(一)塑造真实空间

作为一种非虚构的疾病叙事,五名认知障碍患者的服务员“不能忘记餐厅”,在自然的工作环境中与真实的顾客交流和沟通,从而回归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自然的动作和话语被完整地记录下来并展示给观众。

(二)突出患者形象

认知障碍主要是由精神障碍引起的,如神经衰弱、歇斯底里、老年痴呆症、精神分裂症等。正是这种“污名化”的严重疾病隔离了认知障碍患者。“别忘了餐厅”是基于关注认知障碍人群,突出患者不同于过去的积极形象,采取疾病叙述的形式,如鼓励患者告诉自己,大胆展示自己的疾病行为,通过捕捉详细表情和制造情感冲突来实现娱乐交流。

(三)提供认知方法

新媒体的参与极大地增加了疾病叙事的公众影响力。在《别忘了餐馆》中,除了使用大量的疾病叙述形式如书面记录、口头叙述和行为动作外,智虎、丁香医生和腾讯医学词典等新媒体手段以“提示”的形式展示,这不仅为疾病叙述增加了新的渠道,也为观众通过疾病叙述的形式了解认知障碍提供了一条捷径。

四.结论

“别忘了餐厅”是大众媒体对认知障碍的有力“正确名称”,可为改善艾滋病、乙肝和癌症患者的形象提供有效参考。对于大众传媒来说,摆脱隐喻是疾病叙事娱乐化的基本要求。如何实现疾病叙事的理性表达,对疾病进行“净化”,进而帮助遭受“污名化”疾病困扰的患者和亲属减轻心理压力、歧视和批评,最终获得有效的救助和治疗,是更重要的使命。

注意:

①蔡京,秦海涛。创伤叙事与疾病叙事的比较研究[。湖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37(06):32-37。

②刘明路。品特戏剧《[d》中的疾病叙事研究。重庆:西南大学,2013。

(3)陈展。《黄帝内经·苏静·文[》中的隐喻研究。山东中医药大学,2015。

(4)美国[]苏珊·桑塔格。疾病的隐喻[m】。Trans。程维。上海:上海翻译出版社,2003。

(5)庞慧敏、郭少芳。历史口头纪录片的真实再现——以纪录片《Xi中训》为例[。中国电视台(记录),2014(03):59-61。

(作者:山西大学新闻学院)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 上一篇:中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关于中欧弘涛一年定期开放债券型证
  • 下一篇:上海妙可蓝多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完成注册资本工商
  • Copyright 2018-2019 dmoz1.com 秉烈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